追记天宁区委政法委副书记薛国强:担当(中)

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17日07:37    来源: 常州日报     发布人:孙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返回专题首页
选择文字大小  

    担 当 (中)

    ——追记天宁区委政法委副书记薛国强

    常报全媒体讯 如果不是因为生病,再过几个月,薛国强就整整工作30年了。

    如今,薛国强虽已离去,但在无数干部群众心里,他依然还在,依然温暖心灵、照亮前路,依然是谋事做人的典范。

    一

    1988年夏天,站前派出所来了一批新民警,其中就有薛国强。“他身材魁梧,目光炯炯有神,思维敏捷,处事果断,像只小老虎。”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宋岚说。

    现任天宁区维稳办副主任裴维平,那时是所里的民警,曾当班带过薛国强。当时的站前片区以乱出名,常州火车站、汽车站、武进农公车站“三站”集中,人流量大、流窜犯多,老民警都有点发怵。但薛国强铆足了劲扑到工作上,没日没夜地干,经常是一碗面条、两个馒头打发一顿。“一年后,他就独立带班,成为新警中第一个警长。”裴维平印象很深刻,只要是薛国强当班,治安情况就明显好转。

    1998年初,薛国强担任新丰街派出所副所长时,遇到一个棘手问题。辖区1.5平方公里范围内,各类旅馆有50多家,人员十分复杂。对此,他全身心地投入旅馆业治安管理,总结并推行了把证件、体貌、时间、地域、行李联系起来分析的“五联系”工作方法;同时,加大对旅馆服务员和值班人员培训,织密治安防范网络。不到半年,通过旅馆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数,是以前同期的3倍多。

    裴维平说,在翠竹所、天宁治安大队、区维稳办的多段共事中,他都发现,薛国强“人在哪、心就在哪”,事情越有难度、工作越有挑战性,他越来劲儿。凡是他工作过的地方以及带出来的人员,精气神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薛国强身上有一种磁力,吸引大家跟着他好好干事。”区信访干部陶应泽说,以前大家做信访工作没底气,话只敢讲半句。2009年,薛国强担任区信访局局长,“拉车上坡”推动信访工作实体化,建立并完善了“简单信访马上办、一般信访快速办、疑难信访监督办”机制,让大家工作起来“累并快乐着”。由此,全区的信访总量持续下降,2015、2016连续两年实现“零非访”,排名从全市倒数第一第二变成全市领先。

    二

    社会转型发展期间,各类矛盾冲突不断涌现,引发公共突发事件的因素也增多。作为一名基层社会治理工作者,薛国强不但有一副铁肩膀,还有火一般的热情。他坚持专项治理与系统治理、综合治理、依法治理、源头治理相结合,做了大量具有开拓性、关系长治久安的基础性工作。

    为打通服务群众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薛国强四处奔走协调,2014年在全市率先打造出社会治理联动指挥平台。该平台覆盖天宁区59个部门、6个街道、1个乡镇和792个社区、村网格社工,打通了“信息上报—任务分配—任务处理—结果反馈—综合评价”全过程,实现了网上流转、网上运作,全面掌握实情,及时反映民情,迅速解决问题,有效化解矛盾,在社会管理精细化服务上迈出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针对近年来发案数明显增多的非法集资、金融诈骗等涉众型经济犯罪,薛国强主导制定整套防控机制,明确各成员单位职责,全面梳理风险企业,对投资理财、民间会社、非融资性担保、投融资中介等,进行大走访,“一企一档”建立风险企业台账。

    而针对易肇事肇祸精神障碍患者这个特殊群体,他牵头组织综治、卫计、公安、医院等部门和单位,共同探索科学合理的社会危害风险等级评估,按照等级分别落实有关管控措施。

    “他办公室的灯,晚上经常是亮到很晚。”区政法委年轻干部沈刚说,薛国强多次对他说,要会处理文件,更要会处理事件;时刻站在大局想、站在群众立场想,工作思路就会豁然开朗,就能处处打开局面。为了在老小区推行智能“放心车库”,薛国强带着他调研了半个多月,开了十几场座谈会,创造性地推出了“保安、保洁、保险”三位一体的建设模式。目前,全区已建成智能“放心车库”200多个,深受市民好评。

    雕庄街道纪委书记石华忠,曾在区信访局任职3年。石华忠对薛国强的工作热情和工作效率十分佩服。他说,近几年区里在雕庄试点推行“区域稳评”,薛国强前前后后跑了几十趟,拿出了企业恶意欠薪群体性事件处置、企业突发伤亡伤残事件处置、印染企业突发环境事件应急处置等15项预案,并且协调设立了劳资、征收等专业调委会,运行效果很好。

    三

    “工作中,在关键环节,不能有知识空白点。”薛国强每到一个部门,都要求干部多学广记,从法律政策到各专业常识,都要通。薛国强在破产案件、经济案件上对各类相关知识的熟悉程度,让专业律师也很佩服。不但如此,他还是一名“没有职称的经济师”,他案头的经济类书籍有近尺高,资产负债表、利润表、现金流量表……这些方面没有他不懂的。

    “几十年了,他的人生滋味就在做事上。”妻子雍志敏说。每化解一起信访积案,或者是处理好一起群体矛盾,薛国强就容光焕发,一副捡到宝的样子,晚上睡觉也特别香。

    常建新与薛国强是同龄人。2013年,常建新从天宁区卫生局调到兰陵街道任副书记,分管信访、维稳工作。薛国强主动找他谈心,从摸底排查、临场处置,到群众工作方法,薛国强手把手地教。没多久,薛国强打来一个电话:“建新,我去北京办事,陪我去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常建新去了,发现安排很用心思,远不是“陪”这么简单。薛国强领着他来到国家信访接待中心和最高法院周边,让他看到了不少上访者。

    那一刻,常建新明白了薛国强的良苦用心——全国那么多县市区,北京只有一个, 每一个基层岗位就是一份责任。自己的职责,就是要从源头上化解辖区内的不稳定因素,让百姓感受到公正公平。他说,从那一刻起,他才真正在思想上进入了角色。

    薛国强长期殚精竭虑工作,超出了正常人的负荷。他被查出恶疾后,常建新受组织委托,一直“管护”薛国强进行治疗。

    “在他生命的最后3个月,我又重新认识了他。”常建新哽咽着回忆说,在上海治疗期间,薛国强的腹腔积液凝固,腹胀如鼓,喘不过气,也躺不下来,却依然在电话里过问几件纠纷处理的进展情况,帮助完善预案,并连续协调解决几个老上访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,命都不要啦?”常建新又急又气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烦。事情总要有人做。”薛国强一边吃力地喘着气,一边说。

    后来,实在没有办法,常建新只能偷偷地把他的手机藏起来,强制性地不让他工作。

    4月中旬,为了减少薛国强的痛苦,医生用了姑息疗法,开刀排出积液。薛国强喘气顺利了,又开始念叨全区合成应急维稳中心实体化运行、“法治平安区”建设的事情。

    部门、街道和乡镇的人来看望,他依然说:“我没事,你们好好工作,有什么难题只管找我。”

    本报记者 马浩剑

    来源:常州日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