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记天宁区委政法委副书记薛国强:担当(上)

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16日07:56    来源: 常州日报     发布人:孙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返回专题首页
选择文字大小  

    担 当 (上)

    ——追记天宁区委政法委副书记薛国强

    常报全媒体讯 悼词才念了一句,致悼词者就泪流满面、泣不成声。而现场,早已一片呜咽,不少人匍匐在地,立不起腰。

    6月18日,父亲节,天宁区委政法委副书记薛国强,因肠癌医治无效去世,年仅52岁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离世,从机关到镇村,从干部职工到老上访户,无不悲恸动容。网络和微信上的纪念缅怀也不断刷屏:“大写的人、纯粹的人”“实干担当的丰碑”“人民的好干部”“你赤足行走大地,是天宁的骄傲”……

    薛国强的身上,有着太多的故事和感动。最让人铭记的,是他的担当有为,永远微笑着挑最重的担子、啃最硬的骨头、接最烫手的山芋。

薛国强认真听取市民诉求,并不时询问有关细节。(生前工作资料图)

    一

    对“干部”一词,薛国强的理解是“先干一步”。在他的人生词典里,没有“宁可不做,不要犯错”的信条,他从不“推上压下”,而是自己拼到极限。

    在翠竹、茶山派出所当所长时,案件一上手,他当即进行处理;在担任信访、维稳部门负责人时,他把事情先做得差不多了,再向区领导汇报,把压力和风险留给自己;在担任区委办副主任、政法委副书记时,他敢于协调、多谋善断,成为领导决策拍板的好参谋、好助手。

    薛国强经常是黑着眼圈来上班。他曾私下里向同事沈仲亮“炫耀”,昨晚又做通了某人的工作,消除了一个风险点。

    “啊,我咋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让你知道么,晚咧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干完才告诉他们,免得他们担心、睡不好。”

    每每回想起这段对话,沈仲亮心里就十分感慨。

    区综治办主任费春陵说,薛国强不躲事、敢揽事,而且能干成事,“哪壶不开,就提哪壶”。只要是他认准的事,就算“背着石头上山”,也要干到底,绝不允许“小事拖大,大事拖炸”。在2013年路桥市场安全隐患整治中,他总是挑最难打交道、闹事最凶的商户做工作,被吐过唾沫,也被撕破过衣服。在龙汇路施工现场,200多名村民举着扁担、锄头,拎着煤气瓶对峙,他挺在第一线冷静指挥,终于化干戈为玉帛。2015年,泰和之春、银河湾明苑等楼盘由于资金链断裂,出现较大规模的群体性矛盾,他顶住各方面的巨大压力,协调市、区多个部门加快破产重组进程,使事态向好的方向发展,并得以解决。

    而据区人社局局长叶平说,背后的工作最难做,一般的仲裁,50%满意就不错了,薛国强却依法析理,兼顾各方面合法利益,能做到多方都认可满意。2010年,星球电子厂搬迁,比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里的大风厂更惊心动魄,300多名工人组成护厂队,搬来汽油桶,不让5000万元的外贸货品运出。薛国强通宵达旦做工作、谈条件、定方案,让许多“王文革”式的人物都服气了。同样的,还有巾被总厂破产案。这些,都是薛国强啃下的硬骨头,真可以写入最高院的“白皮书”。

    二

    心中的责任有多大,人的格局就有多大。

    今年2月27日,星期一。确诊患癌的当天,薛国强还在忙碌。天一亮,他就赶到茶山某企业拆迁现场,然后去市第二人民医院拍片,中午再赶回区政法委布置工作。

    现任区信访局局长钱晔记得很清楚,薛国强年前就一直咳嗽,春节后上班依然没有好转,2月24日被他硬“押”着去单位隔壁的青龙卫生院。薛国强的验血报告单一出来,钱晔的心就猛然一沉,16个指标中,有12个异常,箭头不是向上就是向下。严重贫血,而且肺部有大量结节,医生要求迅速去大医院作进一步检查。

    薛国强想了想,说:“周一再去吧,先把手上的事做完。”

    钱晔拗不过他。

    薛国强揣起化验单,赶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而在接下来的周六、周日两天,他并没有休息,针对可能发生的多起群体性隐患矛盾,召集多方面人员进行商议并制订预案。

    熟悉薛国强的人都知道,他不能受累。2003年任茶山派出所所长期间,他就因作息不规律得了急性胰腺炎,情况一度危急,医生叮嘱他即使痊愈了,以后也要多休息。可是,薛国强做事的原则是,不管是否主角、有无职位,只要能解决的,先全身心扑上去做好了再说;今天有望解决的事,就算使尽浑身解数,也不能拖到明天,昼无为,夜难寐。

    正入万山圈子里,一山放过一山拦。薛国强在公安、信访、政法综治一线工作的这些年,遇到了企业改制、“腾笼换鸟”、旧城改造等改革节点和发展难题,群体性矛盾大量出现,进京上访人数激增。在多个场合,薛国强都说,基础不牢就会地动山摇,问题导向和底线思维一定要强化,要通过改革和发展来解决这些问题,既要满足群众切身利益,又要引导群众理性表达利益诉求。

    在他女儿薛朝霞的儿时记忆中,父亲永远是穿着警服,来去匆匆,很少能聚在一起吃饭;经常是家里刚摆好碗筷,手机响了,父亲随便扒拉几口饭,就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时任天宁公安分局副局长的凌龙说,2005年左右,天宁启动新一轮城市拆旧建新工作,矛盾逐渐显现,薛国强那时是治安大队长。道北地区整治、红梅公园拆迁、国棉一厂搬迁……他天天坐在“火山口”,忙到凌晨一两点。有一段时间,他干脆不回家,住在集体宿舍里。

    薛国强刚任天宁公安分局副局长时,公安系统开展大接访活动,一些上访群众行为过激,扬言要喝药上吊,有人躲之不及,他却主动接待。到后来,老上访户们只认薛国强,甚至点名要他接待。

    三

    担当,是一棵大树,它的根深深地扎在土壤里,那是它对大地深沉的爱。

    薛国强出生在我市前黄镇农村,是家里的长子。他曾穿着鞋底磨出了洞的旧布鞋,每天走十几里路去上学。而10年的警长经历,让他对基层百姓的冷暖有了更深的体会。

    2008年6月贵州瓮安事件后,许多干部本能地向后退。天宁区领导思来想去后,一再向市里要求,把刚刚调到市公安局机关工作的薛国强又要了回来。“回就回吧,我对天宁的情况熟,也有感情。”薛国强欣然答应,走上了号称“天下第一难”的信访岗位。

    原定9月18日报到,可是,8月底薛国强就到位了。

    市信访局副局长倪宁记得,当年8月29日,飞龙路62岁的拆迁户吴某带着30多个亲戚朋友,横下一条心,到省政府上访。吴某有严重的心脏病,万一现场处置不当,极可能会出人命。当时,倪宁正在省里开会,接到电话说不要回常州,直接就地处理该案件。

    等倪宁赶到现场时,薛国强已乘大巴车赶到,并走进情绪激动的群众中,面对面了解情况做工作。

    事态终于得到缓解。

    就在回常州的路上,吴某果然心脏病突发,车上乱作一团。薛国强当机立断,避开车流高峰路段,从罗墅湾下高速,直奔奔牛医院。医生说:“再晚半小时,人就悬了。”

    劝回信访户的当晚,薛国强连夜就与红梅街道会商会办。第二天一早,他赶到市信访局汇报工作进展情况。

    薛国强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打牌、不搓麻将,想着的只有干事,偶尔得空会看看书。每起矛盾事件,对他来说,都如同催征的号角。去年区党代会开幕当天,某市场200多名经营户因摊位返租问题,涌至政府要求出面解决。薛国强立马从会场跑到接访现场,在毒辣辣的太阳底下,沟通工作从上午10点一直做到下午4点半。看着来访人员一一离开后,他才想起,自己还没有吃午饭。

    区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舒文说,薛国强多年来初心不改,将公平正义奉为圭臬,任政法委副书记7年多,从打击违法犯罪到和谐安民工程,从政府依法行政到社会治理创新,从社会稳定风险排查到区域风险评估,从涉法涉诉个案化解到提升全区司法公信力,处处都能看到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薛国强离世后,舒文含泪在祭文中写下一段感慨:

    星月一肩砥砺行,

    风雨同舟袍泽情。

    君今一去几时归,

    我有疑难问何人?

    本报记者 马浩剑

    来源:常州日报